淼淼(趴趴°)

经常看电视里说“感情是需要培养的”,就不禁开了个脑洞,想那感情的开始是不是也要有个人,在你的心里悄悄的种下一颗种子,然后种子慢慢生根发芽,直到枝繁叶茂,遍布到你全身的血液和骨髓里,养的好便通体舒畅,养的不好便要痛彻全身。
也不知道有没有那么一套培育“种子”的规律和方法,如果有,我可能急需一套。

入门第一天

《疼•爱》 第十一章 苦肉计

清晨的微光透过厚重窗帘的缝隙洒落在地毯上,乜焱收起回忆,起身将空酒瓶全部扔进了垃圾桶,然后冲个澡,洗掉了一身的酒气,照着镜子看了看,将所有的情绪和颓废隐藏妥当,走向了内间。 

乜阳不知什么时候从床上掉下来,四仰八叉的躺在地板上睡得正熟,而弋明磊则卷着被子独自横在宽敞的大床中间, 同样睡得没心没肺。 

乜焱摇摇头苦笑,有时他真的很羡慕他们能睡得这么死,十几年来自己不曾有一天有个这样轻松舒适的睡眠。

 乜焱小心的绕过乜阳,悄声走到床边,弯下腰细细的打量着熟睡中的弋明磊。 那个充满活力生动有趣的小四眼,竟然也有如此安静的睡颜,额前几缕发丝随意散落,稚嫩秀气的脸庞纯净美好的就像清晨的那束微光,轻柔的照进乜焱的心里,他的睫毛很长,随着呼吸微微的抖动着,在眼睑上留下淡淡的阴影,乜焱伸出手忍不住想要触碰,仿佛那是天使的羽翼。

 不知不觉间,乜焱凑得更近,弋明磊裸露的肩膀和手臂,虽然不像女孩子那样白皙,但却光滑细腻,泛着柔和的光泽。还有他的手指,很修长,微微的蜷着,只是…… 

乜焱目光一顿,仔细端详起弋明磊的手指。

食指的第一节和第二节,中指的第一节和指腹,拇指的指腹、指尖,以及从掌心一直到虎口,都布满了明显的茧,一个高中生的手指上怎么会有这么多茧? 

他会用枪?不对,这些茧的位置并不是枪茧,那这是什么呢? 

乜焱站直了身子,目光沉静下来,看起来如此无害的弋明磊,会用枪吗? 

平静的内心荡起一阵波澜,怀疑开始不断的蔓延,他必须要弄清楚。 

“阿阳,起来了,带你们去射击场。” 乜焱走到窗前,一把拉开窗帘,阳光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 

乜阳睁开眼,立刻又闭上,宿醉引起的头痛让他眉头紧皱。 

“快醒醒,把明磊叫起来,我们去射击场。”乜焱又说了一遍。 

听清了乜焱的话,乜阳猛的清醒过来,“真的?太帅了!” 

“明磊!快起来!我哥说要带我们去射击场!快醒醒!”乜阳从地上蹦起来,扑到床上去推弋明磊。 

本来还迷迷糊糊的弋明磊一听,瞬间来了精神,两人立刻起床洗漱,简单的吃了早餐,跟着乜焱三人一起前往了射击场。 

来到靶场,乜焱取了三把九毫米口径手枪,一把先丢给了乜阳。

 “哇!哥,你快教我这个怎么用啊。”乜阳第一次拿到真枪,兴奋的眼里直放光,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一顿研究。 

“好。”乜焱说着,将另一把递给了弋明磊。 

弋明磊接过枪,心中一阵激动,全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迅速的上膛,拉保险,端平瞄准,动作干脆利落一气呵成。,然后,他才意识到,自己似乎犯了个严重的错误!

乜焱看着弋明磊的动作,他绝不会是个新手,还有他拿起枪时的一瞬间,神情变得十分专注,那种沉着和冷静与他平日里的稚气简直判若两人!

 “别动,警察!” 忽然,弋明磊一个转身,枪口对准了乜焱,锐利冷峻的目光凝视着对方。 

面对危机,乜焱本能的在心中快速计算,究竟是要将弋明磊一击毙命还是生擒! 

空气仿佛在此刻凝结,就连一旁的乜阳也感觉到了非同寻常的紧张气息,不自觉的放下手中的枪,屏住了呼吸注视着对峙的二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弋明磊忽然爆笑起来,弯着腰几乎笑出了眼泪。 

乜焱一愣,神情依旧严肃,即使此刻弋明磊因为自己的恶作剧成功而大笑不停,可刚才那一幕实在太真实,他的动作,眼神甚至是气势,绝不是摆摆样子那么简单,自己险些就因为这样而要了他的命! 

“别动!警察!举起手来!”弋明磊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转身对着乜阳又来一遍。 

“噗——哈哈哈,明磊,你学的还挺像的,刚才真吓我一跳!”乜阳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看刚才的气氛,他差点都信以为真了。

 得了夸奖,弋明磊笑得更得意,接二连三的又摆了几个姿势,装腔作势有模有样却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气势。 

“还挺像回事,真专业啊。”乜焱冷眼观瞧,冷冷的问道。

 “是吗是吗?哈哈,我就知道,我很厉害吧!”弋明磊开心的冲着乜焱一笑,似乎并没察觉乜焱语气中的杀意。 

“你跟谁学的?”乜焱又问。 

弋明磊忽然脸色一沉,拿着枪的手也一瞬间僵在了半空中,他低下头,像是没有听见乜焱的问话,开始不断重复的摆弄着手里的手枪。

 “嗯?跟谁啊?”乜焱走近一步,继续追问。

 “电影啊,电影不都这么演的吗?”弋明磊脸上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语带敷衍的说。 

“是吗?上膛拉保险也是?”乜焱的脸上始终带着微微的笑意,可这笑容里却透着刺骨的寒意。 

“切~那怎么可能,当然不是了。”弋明磊撇了撇嘴角,却吞吞吐吐的一直回避。

 “那是谁?”乜焱的声音更加低沉,逼得弋明磊退无可退。

 “……”弋明磊顿了顿,声音像是含在嘴里,极不情愿的吐出,“我继父。” 

乜焱一愣,又是他的继父,看着弋明磊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不像是假装,也难怪他不愿提起,昨天刚逼他说过他继父对他做的事情,今天就又逼他提起,看来真的是自己难为他了。

 “对不起。”乜焱有些抱歉的说。

 弋明磊低着头沉默,轻抿着嘴唇,乜焱看到他的睫毛在不安的颤抖,忽然就心软了,他伸出手,拍了拍弋明磊的肩膀。 

“你看不起我吧?”弋明磊抬起头看着乜焱,眼中尽是哀伤,他的声音微微的发抖,透露出内心中怕被人鄙视的忐忑。

 “没有,这不怪你。”乜焱不知道说什么才能安慰他,但是一切的错并不在他,他不该这样轻贱自己。 

弋明磊不自禁红了眼眶,他努力仰着头咬紧了牙,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这么多年来,从来没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他受尽指责和辱骂,负罪感和羞辱感不断将他吞没,这是第一次,有人安慰他,第一次有人告诉他,这并不是他的错。 

即使是迫不得已才利用自己的伤疤来掩盖自己的失误,可从没想过,乜焱的一句话就轻易的卸下了长久以来的负累,所有的委屈仿佛都找到了宣泄的出口,在内心中不断翻涌。 

乜焱不忍再看他故作坚强的模样,一把将他搂在怀里,他感觉弋明磊紧紧的抓着他,他的身体在自己的怀中不断颤抖,泪水无声的落在他的胸前,他一直紧紧的抱着他,直到他在自己的怀中渐渐恢复平静。

 “我……没事了。”弋明磊慢慢松开乜焱,吸了吸鼻子,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说。 

乜焱想想,弋明磊才十七岁,应该是跟阿阳一样无忧无虑的年纪,可他却经历了这么多痛苦,如今又是无依无靠的孤身一人,心底就忍不住一阵心疼。

 弋明磊擦干了眼泪,重新端起手枪,可心中再没有射击的兴致,他机械的扣动扳机,一声声枪响在空旷的靶场上回荡,心绪不受控制的飘回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中。

《疼.爱》 第十章 第N次行动

“哥,你看过布鲁斯南演的特工没有,特帅,他被评为有史以来最帅的007!”从粉丝见面会回来,乜阳难以控制自己的兴奋之情,非要拉着乜焱和弋明磊出来喝酒,两大口啤酒下了肚,便开始绘声绘色的描述起电影里的场景。

乜焱微笑的看着弟弟,特工是什么样子他不用看电影,什么有史以来最帅的特工,在他看来实在很像闹剧,如果乜阳知道了自己是做什么的,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喜欢布鲁斯南,又会怎么看待自己呢?

砰的一声,酒杯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乜阳的酒力实在不知怎么好,不一会的功夫就有了醉意。

“我今天真的好开心啊,哈哈哈,哥,你真是太好了。”乜阳开始有些不知所云,嘴里嘟嘟囔囔的说起了车轱辘话。

弋明磊也举起酒杯,仰头将一大杯啤酒全部喝干,望着乜焱愣愣的眨了眨眼睛,脸颊泛起微微的红晕,然后晃晃悠悠的趴倒在了桌子上。

乜焱无奈的看看两个小醉鬼,叫了店里的人来帮忙,才把两人一起送回了酒店。

乜焱把两人都抱进内间的大床上,先帮乜阳脱了外衣,轻轻叫了几声,发现他睡的很沉,索性干脆拉过被子帮他盖好,让他安安稳稳的睡下。

乜焱又绕到床的另一边拉起弋明磊,刚要脱他的外衣,弋明磊却忽然一把抱住了他。

“焱哥~我好喜欢你啊~你好帅~”弋明磊死死的粘在乜焱的身上,乜焱用力扯了两下,他却抱得更紧。

“嗯嗯,我知道了,你快点睡吧。”乜焱听他如此直白的告白,心里有点小小的得意,但只当他是喝多梦呓,揪住他的衣领往外拉。

“嗯~”弋明磊不悦的哼唧一声,使劲的往他怀里蹭。

“焱哥,你抱我啊~我真的好喜欢你啊~”弋明磊两条腿环住乜焱的腰,整个人八爪鱼一样的挂在乜焱身上蹭来蹭去,乜焱感觉他的小腹上正有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着,喉咙不自禁的一紧,目光不自在的瞥向了一旁睡得正香的乜阳。

弋明磊微微松开手臂,目光迷离的望着乜焱,粉嫩的脸颊比往日的清秀多了几分妩媚,他的呼吸炙热如火,撩动的乜焱的下身也起了反应。

“乖,别闹了,快睡觉吧。”乜焱抱起弋明磊,只感觉他的鼻息在他的耳后,脖颈和锁骨上留下带着湿热的气息,血液里的冲动便不受控制的一阵一阵往脑上涌去。

不如带他去外间,乜焱的手摸着怀里妖娆性感的小妖精。

“焱哥~”弋明磊的声音带着酒后的慵懒,撒娇一般的让乜焱身子一酥,他相信,乜焱这次绝对经不住他的诱惑。

果然,乜焱抱着弋明磊猛的起身,弋明磊内心一阵狂喜,然而就在下一刻,乜焱又顿住了脚步,他望着酣睡如泥的乜阳,他怀里的这个孩子和弟弟一样。

不行,自己不能害他。

弋明磊几乎是在心中捶胸顿足,恨不能开口冲着乜焱大喊:下手吧!焱哥!我求你了!

而片刻的犹豫后,乜焱最终还是把弋明磊放回了床上,就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竟然会纠结到这样的地步。

“我要嫁给你,焱哥,嫁给你,哈哈……”语带醉意,似真非假,乜焱环住乜焱的脖子,定定的望向他墨蓝色的眼眸,他裂着嘴笑得没心没肺,天真的让乜焱心醉。

乜焱望着面前的人,思绪一阵恍惚,即使是醉话,可结婚两个字,还是剧烈的震动了他的心。

两人无声的对望,乜焱墨蓝色的眼眸闪耀着深邃的光芒,迷人,却让弋明磊无法读懂。

这一瞬的失神,代表着什么?

他的动容是因为自己吗?

弋明磊痴痴的望着乜焱,竟不知不觉沉沦在他的目光里。

然而一双大手忽然有力的将他从思绪中拉出,干脆利落的将他按在柔软的床铺上,弋明磊愣愣的望着乜焱拖过被子帮他盖好,还未等他再做什么,人已经转身快步走向外间,随手关上了灯。

房中随即陷入一片寂静,唯有乜阳均匀的呼吸声在耳畔回响,弋明磊望着门的方向,恼怒的直咬牙,一脚踢开被子猛的坐起,抓狂的揪了两把头发。

乜焱!你还要我怎么主动你才会下手啊!你到底是有什么毛病啊!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乜焱的心情有些复杂,走到外间,从柜子里拿出一瓶酒,兀自靠进沙发里自斟自饮。

他不是不想对弋明磊下手,他只是不忍心,弋明磊跟乜阳一样,他可以开开心心的过普通高中生的生活,然后找个爱他的男朋友,平凡而快乐。

弋明磊的羞怯,花痴,还有他笨拙的样子,总是让乜焱不禁发笑,他寡淡无味的生命里鲜少有这样鲜明活泼的存在。他很喜欢去逗他,看他各种各样出人意料的反应,渐渐的,这成了他每次去探望乜阳时的另一个小期待。

旁人不会理解,这种平凡快乐对他来说是种多么宝贵的奢望。

越是渴望拥有,就越是害怕失去。

他从来没想过什么是爱,他也不需要爱人,一个过了今天就还不知道有没有明天的人,哪有资格拥有爱情。

一个杀人工具,活着就是为了去死。

年少时的自己也曾有美好的憧憬,可又是怎样被残酷无情的剥夺了希望?他哪还有胆量去考虑将来?

肆意而为的尽情享乐,这是“极地”的信徒唯一能为自己做的事,可他并不能从中得到快乐,充其量也不过是扭曲的报复情绪中得到宣泄的快感。

所以在他手里,弋明磊只能沦为他享乐的玩具,而他并不缺玩具。

弋明磊如此平凡而美好,值得人去疼爱,自己不能毁了他。

一杯一杯的烈酒,顺着苦涩的唇舌一直烧到胃里,乜焱望着天花板发呆。

为什么老天这么不公平?为什么他就要过这样的日子?                                                                

他真的好羡慕乜阳,能够在父母身边长大,得到家人的疼爱,还可以过着无忧无虑的普通生活,天真、单纯的和其他同龄的孩子一样。

而自己呢?

乜焱放下酒杯,看着自己的手,即使他只比乜阳大五岁,可他却成熟稳重的像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的童年和少年时期早在进入“极地”的那天被拦腰截断,他的阴沉和冷酷都是被迫成长付出的代价。

他之所以放荡不羁,暴虐疯狂,甚至嗜血成性,全都是因为他憎恨这个世界。

他曾希望自己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生,每天上学,交朋友,然后找个喜欢的女孩子结婚,生儿育女……

可现实他的人生中只有无尽的杀戮,他的人生从来就不在自己的掌控,他永远都不能走自己想走的路。

没有人生,没有前途,甚至连未来都没有,他要怎么给对方承诺,爱又要从何谈起?

“我要嫁给你……焱哥……”

乜焱每次想起,心底便是一阵揪痛。

沈朗,他们也曾有过一段婚姻,刚刚结束的只有短短一年九个月的婚姻。

即使是在这样毫无曙光的人生中,他也曾与人携手,他们能够彼此托付,只因为他们是同一类人,所以他们没想过白头到老,却也允诺要相守一生。

然而……

乜焱喉中哽咽,他举起酒瓶,仰头狠狠的灌了几大口。

爱情,婚姻,乜焱再也不想去想。


《疼.爱》 第九章 好莱坞之行

“暑假想去哪玩儿?”乜焱靠在门上,微笑着看着乜阳来来回回的收拾行李,脸上尽是对弟弟的宠爱。

“哥,我想去好莱坞……”乜阳停下手里的动作,看了看乜焱,不知道自己的要求会不会太过分,可他真的很想去,“皮尔斯布鲁斯南要在那办影迷见面会。”

“好啊,那就去好莱坞,马上就走。”乜焱毫不犹豫便答应。

“真的!太好了,哥,你太帅了!”乜阳高兴的差点跳起来,他几乎是用崇拜的眼神仰望着乜焱。

乜焱看着他夸张的表现,心情也不由跟着好起来,这个弟弟从小在父母身边长大,可乜风家教甚严,当初他回到三藩的时候,十二岁的乜阳竟然连外面卖的冰淇淋都没有吃过。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带着乜阳什么都去尝试,越是乜风不让做的,不让吃的,不让穿的,他偏要带着乜阳来一遍,仿佛专门要跟乜风作对,气得老爷子整日的暴跳如雷,兄弟两人的感情却越发亲密。

乜焱抬头看看二楼,楼上一片寂静,似乎并没有在收拾行李,不知小四眼此刻在做什么,如果带他去见明星,他会不会也高兴的欢呼雀跃?

“阿阳,小四眼放假要回家吗?”乜焱不经意的随口一问。

 “明磊啊,他不回家,放假他都一个人在公寓。”乜阳说。

“为什么?”乜焱挑了挑眉毛,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暑假不该是一个人。

“不知道,我从来没见他家有人来看过他,也没见家里人给他打过电话,他就是一个人。”乜阳耸了耸肩,虽然他也觉得有些奇怪,可他总觉得弋明磊似乎并不想提这些事,所以他也从来没有问过。

乜焱沉默了片刻,却一反常态的说:“那叫他一起去吧。”

“真的?”乜阳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哥哥不是不喜欢自己跟朋友走的太近吗?

乜焱微笑着点了点头。

“哇啊!太棒了!哥你真是太好了!”乜阳立刻扔下手里的东西,转身跑出了房间,对着楼上高声大喊,“明磊!明磊,我哥说要带我们去好莱坞!明磊,快出来!”

弋明磊打开房门走到楼梯边,探出头看了看楼下,“什么事?”

“我哥说带我们去好莱坞玩,你快点收拾东西一起去!”乜阳满脸的兴奋和期待。

弋明磊眼珠转了转看向乜焱,乜焱十分绅士的冲着他微微一笑,弋明磊立刻耳根一红,嘴巴也笨的说不出话。

“你还愣着干嘛啊,快点收拾东西走啊!一起去吧!可以见到皮尔斯布鲁斯南!”乜阳看他没什么反应,急切的催促着。

 “好。”弋明磊害羞的点点头,转身进了房间,收拾东西的时候,内心有种小小的兴奋,这一路上应该会有很多机会跟乜焱接触,自己一定要把他拿下!

三人来到好莱坞下榻的酒店,一进房间大门,弋明磊就被眼前奢华的套房彻底的震撼了。

“哇!简直太酷了!”弋明磊扔下行李,穿过宽敞的客厅,外间,一直跑到了内间窗前,趴在落地的大玻璃上,俯视着街道上蚂蚁一样的行人和车辆,“这也太豪华了!我从来没住过这么豪华的套房,阿阳,你哥太帅了!”

乜阳对这样的排场似乎已经见惯了,很淡定的放下包,催促着他们快出门。

“时间快到了,咱们走吧!”

弋明磊眼神晶亮,兴奋的从窗前又跑到客厅的大沙发上躺下,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样,闭着眼睛摆摆手说,“你们去吧,我不去了。”

“啊?你不去吗?”乜阳惊讶的看看他,乜焱的目光也转向了他。

“我没兴趣,你们去吧。刚才来的路上我看见有个很大的电玩中心,我想去打电玩。”几年之前,弋明磊也和乜阳一样,混迹在一群疯狂的粉丝里,对着自己的偶像尖叫,可如今他早已过了追星的年纪了。

“那好吧,你自己去玩。哥,我们快走吧。”乜阳并没有多想,只是担心自己错过了粉丝见面会。

“嗯。”乜焱也没有多说什么,出门前却看了看弋明磊,不知在想些什么。

两人来到发布会现场,布鲁斯南人还没到已经聚集了很多粉丝,人山人海蔚为壮观。

只等了一会,乜焱似乎就没了耐心,对乜阳说:“阿阳,你自己在这看吧,我先走了。”

“啊?哥你也走啊?”乜阳有些失望,可还没等他说什么,布鲁斯南已经来了。

人群立刻沸腾起来,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乜焱感觉自己快要被这股狂潮淹没了。

“我走了啊!一会再来找你!”乜焱在乜阳的耳边大声说。

“哦哦!好的!走吧!”乜阳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他的偶像吸引,点点头说。

乜焱挤出人群,边往酒店走边想,为什么弋明磊会有那种反应?

作为一名高中生,难道他不应该像乜阳这样狂热吗?

他反复的想着弋明磊的模样,确实只是高中生的年纪,可他这种镇定为什么却与他的年龄不符?难道他的年龄有假?

乜焱回到酒店,果然弋明磊已经不在房中,从酒店出来,乜焱在附近转了转,找到了弋明磊说的电玩中心,刚一进门,就看到弋明磊正坐在电玩机前打的聚精会神。

不声不响的走到弋明磊身后,静静的观察了片刻,乜焱忽然问道:“你怎么不去?”

弋明磊早在玻璃的倒影中发现了乜焱,手中的动作仍是飞快,敲打的电玩机啪啪作响。

“我不喜欢。”弋明磊随口一答。

身后又是一阵静默,电玩中心的嘈杂让乜焱的存在更加突兀,即使他的口气很像平日的闲聊,弋明磊的心里却还是不由自主的紧张。

“你喜欢谁?”

“范,我喜欢范.迪塞尔。”

望着弋明磊镇定的背影,乜焱想起乜阳确实跟他提过,弋明磊贴了满屋子的肌肉男海报。

“我听说他也会来哦。”乜焱故意说道。

“哦。”弋明磊冷淡的应了一声,依旧专注于电玩游戏。

弋明磊的反应太奇怪了,没有哪个十七岁的高中生能够对自己的偶像如此淡定,他……有问题……乜焱的眼神冷了下来。

弋明磊的手忽然放慢了速度,身后的沉默让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他表现的过于成熟一定会让乜焱起疑,随即心思代替手上的动作快速飞转起来。

“你多大了?”乜焱忽然问道。

弋明磊的心咯噔一下,乜焱果然开始怀疑了,这句看似无心的问话实际却暗藏着凶险的杀机。

“十七啊。”表面上故作镇定,弋明磊有些庆幸此刻自己是背对着乜焱的。

“你很冷静。”最后一个问题,乜焱几乎就要决定除掉他了。

弋明磊忽然转过身来,一双大眼睛直直的望着乜焱,这让乜焱有些出乎意料。

“如果带你去见你偶像的人强暴了你,还玩了你一年多,你还会喜欢被带去见什么狗屁偶像吗?”

弋明磊的目光闪亮的让乜焱无法忽视,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无法言说的委屈和羞愧,脆弱的让乜焱心底勇气一种想要保护他的冲动。

“他是我继父。”泪水在弋明磊的眼眶中打转,他努力忍耐着不让泪水流下来,如果不是为了换取一线生机,他恐怕不会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乜焱愣住了,他从来没想过,在这么天真纯洁的弋明磊身上竟然发生过这种事,难怪乜阳说从没见过他的家里人来看他,也没有家人给他打电话,如果是这样的家人,自然不会联系。

弋明磊低下头,他不敢再看乜焱的眼睛,他利用自己曾经的往事去博取他的同情,可这并不等于他不是真的难过。

“对不起。”乜焱忽然说,他的语气听起来竟比往日还要温柔几分,似乎是觉得抱歉,乜焱又问他,“既然不喜欢,那为什么还陪阿阳来?”

“因为我们是好朋友,他开心我来。”弋明磊低声说,可他并没有说这只是原因之一,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当然是要趁机勾引他。

见他一副想起往事而闷闷不乐的样子,乜焱的心里却反而一阵轻松,甚至有些庆幸自己还没有对他痛下杀手,毕竟他是真挺喜欢这个小四眼的。

“既然来了,那你也可以欣赏一下范以外的。”乜焱瞥了一眼旁边的柜台,顺手抄起一张纸背在了身后,边说着边靠近弋明磊。

“谁?你呀?”听出乜焱语气的变化,弋明磊心中侥幸逃过一劫,抬眼看了看乜焱,竟跟他开起了玩笑。

“哈哈哈哈。”乜焱开朗的大笑两声,冲他挑挑眉毛,“那你说是范帅还是我帅?”

乜焱故意弯下腰靠近弋明磊,带着痞劲儿的坏笑近在弋明磊面前,勾得弋明磊一颗心疯狂乱跳,瞬间脸就红到了脖子根。

“知道了,我比较帅,哈哈哈哈。”乜焱看他反应有趣,大笑着说,起身的时候顺手将自己的作品神不知鬼不觉的插在了弋明磊的后腰上。

而此时的弋明磊所有的注意力全在乜焱身上,胸腔里仿佛咚咚咚的擂起了鼓,根本没有注意到乜焱的小动作。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找阿阳,然后一起逛逛。”乜焱说完,转身先走出了电玩城。

弋明磊立刻起身,乖乖的跟在乜焱身后跑了出去,一条长长在纸尾巴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俏皮的摇摆着……

走着走着,弋明磊发觉有些不对劲儿,不知道为什么,周围的路人看到他都在偷偷的笑,他纳闷的停下脚步回头看看,却什么都没发现,那些人却笑得更厉害了,甚至对着他的身后指指点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乜焱站在前面看着,完全不顾形象的爆笑了起来,只觉得弋明磊刚才呆头呆脑的拖着一条纸尾巴,跟在他后面还走得好潇洒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

弋明磊伸手往后一摸,扯下来一看,竟然是一条纸撕成的尾巴,怒目瞪着乜焱,想要发火又不好意思,又羞又恼的憋了一肚子委屈。

乜焱看了他的表情,又是一阵大笑,弋明磊被他笑得满脸通红,难以置信那么彬彬有礼的乜焱怎么会做这种事来欺负他。

“啊!你真讨厌!”弋明磊狠狠的一扔尾巴,一溜烟的跑了。


未果寻病终:

Right I die. My life before my eyes.

生命于我眼前支离破碎

As I was hang there,I see wonderland.

尚存一息我眼见了仙境

I don’t really see much of anything.

那里几乎空无一物

But I see you.That is crazy.

却出现了你. 这疯狂至极

 

Your landing guy is home.

你的旅人已经回家

Oh,it's magic.oh,that's magic.

这奇妙无比,光怪迷离

 

Your landing guy is home.

你的旅人已经回家

Oh,it's magic.oh,that's magic.

这奇妙无比,光怪迷离

 

Night to day, and day to night.

白昼更迭里

All the sadness,you take my breath away.

你悲戚了我的窒息

So I cried .for all these time.

所以我不曾停止哭泣

Then I comes closes,you stare at me.

你注目着我的临近

 

Are we falling in love?

我们是否滋生了爱

Oh,it's magic.oh,that' s magic.

这奇妙无比,光怪迷离

 

Are we falling in love?

我们是否滋生了爱

Oh,it's magic.oh,that's magic.

这奇妙无比,光怪迷离

 

Your landing guy is home.

你的旅人已经回家

Oh,it's magic.oh,that's magic.

这奇妙无比,光怪迷离

 

Your landing guy is home.

你的旅人已经回家

Oh,it's magic.oh,that's magic.

这奇妙无比,光怪迷离

 

Oh,it's magic.oh,that's magic.

这奇妙无比,光怪迷离